返回

乘风破浪的郡马爷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是徐堰兵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是徐堰兵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
鬼云盗

徐堰兵顺

,徐堰兵径隐蔽,厚,

,遭宝贵徐堰兵礼遇,允赏鬼云盗

鬼一吧啦,吃!”冬竹呼呼跟随徐雁输钰,腮帮鼓鼓,一催促胯下驴,催促

输钰驴,穿

屏蔽冬竹埋怨,悔为冬竹

眸一穿穷凶匪徒

跟随鬼云盗,”徐堰兵语

“呸!为虎伥!早西!为富贵,息告鬼,!”冬竹呵斥

继续迟早!”徐堰兵善茬,丫鬟怀怨怒,“?鬼云盗盘,!”

兵兄弟,借一吧,”输钰微微皱眉,徐堰兵,

徐堰兵冷冷冬竹一输钰。

输钰脸:“昨兵兄弟一致,希望遭富贵。”

徐堰兵输钰,爱摆弄,遇

似乎输钰

输钰,侧,愠怒:“!”

徐堰兵:“……,一阵烟虽一股悍匪,敢西劫掠围剿下庭,。”

脆让遭鬼早点袭击,让?”输钰洞,“,遭袭击,一阵烟?”

徐堰兵微微苦笑,输钰坦兵,丈夫徐堰兵,遭遇,排演戏!

输钰犹未尽,

继续兵”扮演下,甚戏”输钰

游戏,竟

徐堰兵,毕竟

西,哪喜欢扮演?哪曹贼梦?

诶?劲!

唾沫,徐堰兵继续:“娘,一阵烟息?沿袭击遭呢。”

,一阵烟怎河镇,劫掠?”

输钰一抬徐堰兵玩味绪突:“……为一阵烟?河镇息,坡镇富裕刚刚河镇息,一阵烟河镇捷径……”

输钰像找键,狐疑徐堰兵:“杀掉匪徒,河镇!河镇一阵烟?”

?”输钰,“股盗匪逢,谁退厮杀!”

徐堰兵叹息:,额,娶

,”徐堰兵笑笑,逐渐,“败俱伤,毕竟一匪徒临危险。”

完,徐堰兵盯输钰睛淡淡:“庭,。”

一句颇为暧昧。

输钰皱,一松,扫视徐堰兵:“。”

“遭河镇留守,”徐堰兵笑,“。”

完,徐堰兵

输钰徐堰兵叹息。

兵绝徐堰兵。

为徐堰兵一句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